2019六合图库
學習公開課

三明這位謎界“虎將”,你認識嗎?

他是中國謎壇最高獎項——沈志謙文虎獎之金河川獎三明市首位得主,他曾獲得三明市燈謎藝術特別榮譽獎,如今已是耄耋之年,仍對燈謎心心念念。他有許多身份: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中華燈謎學術委員會常務委員、三明市職工燈謎協會顧問、晉江市燈謎協會顧問。

許禎祥在整理他書柜的謎書

“謎戀” “偷學”入門苦練技藝

初次見面,許禎祥遞過一張名片,“憑此隨心好談虎,何須握手才言歡。”兩行字印在名片正中間。燈謎又稱“文虎”,聽說我們來“談虎”,許禎祥頗為歡喜。

“日光燈,猜福建省一個市名。”采訪伊始,許禎祥擔心屋子光線不足影響記者記錄,便起身開燈,隨口出了一個燈謎。見我們猜不出,他笑道:“日是明,光是明,燈也是明,謎底就是三明。”

三明,是許禎祥的第二故鄉,與燈謎雖不緣起三明,但與燈謎相戀于三明,一晃已半個多世紀。

“我是晉江人,晉江一帶猜、制燈謎的氛圍很濃厚。大概從上小學開始,我家附近一有燈謎活動,我就去幫忙發獎品。有人憑猜中的謎底來領獎品時,我就問主持人:“為什么這個燈謎是這樣猜的。”明明只是個“跑龍套”的活兒,許禎祥偏偏不甘寂寞“偷學”了不少猜謎技巧,并且愛上了燈謎,一發不可收。

猜燈謎又稱“射虎”,說的是猜燈謎猶如射老虎一樣難,所以想猜燈謎,靠偶爾的“偷學”可不行。“學習猜燈謎、制作燈謎,打好基本功很重要。”許禎祥說,燈謎是根據漢字一字多形、一字多音、一字多義、一音多字、一義多字等特點,運用會意、象形、象聲、增損、離合、別解等多種手法制作而成的。

在許禎祥看來,猜燈謎就是咬文嚼字,沒有這個功夫,猜不了謎更制不了燈謎。為了學習制作燈謎,許禎祥買了上百本謎書,還購置了《現代漢語字典》《辭海》等6本字、詞典,并長期訂閱《咬文嚼字》雜志。

除了為一些特定的活動制作專題燈謎外,制燈謎已經融入了許禎祥的生活,在別人一眼而過的素材,往往卻被許禎祥記在心里,納入了“燈謎庫”。

許禎祥曾做過這樣一個燈謎,謎面:嚴格隔離,不讓非典傳播;謎目:猜加拿大市名;謎底:薩斯卡通。“我是不可能熟知加拿大所有市名的,這個市名是我一次偶然看地圖時看到的,就記在心里了。2003年,出現非典疫情,幸虧我們全國人民眾志成城,終于戰勝了非典疫情,我就運用會意法,非典也就是‘SARS’,把非典讀為‘薩斯’,音異而義同,而‘不讓非典傳播’就是‘卡其通(流)行’。”

“有些好燈謎還真是在床上想出來的,躺在床上,似睡非睡之際,突然想起一個燈謎,覺得好,趕緊爬起來找紙筆記下,不然明早起床可能什么也記不清了。”許禎祥說,以前生活條件不太好,家里臥室不大,但這樣的“突然起身”多了,再黑的夜他也能熟練繞過房間里的各種“障礙”。

如今雖已81歲高齡,但許禎祥依舊在堅持看《咬文嚼字》《辭海》《辭源》等。“在看謎書的時候,我就在思考,為什么別人能構思出這樣的燈謎而我想不到,心里還真有幾分嫉妒,然后我就反思:一定是我還欠缺某些知識,既然欠缺了,就要繼續多學。”許禎祥說得很認真。

“制謎啊,不能一稿算數,要不斷找出自己的毛病。此刻你問我有沒有什么得意之作?真沒有。就算有,那是以前覺得有,現在再看起來,都覺得還有許多可以商榷的地方,就得意不起來了。”許禎祥笑呵呵地說。

熱心 組織活動推動普及

“現在老了,特別是前些年得了腦溢血后,外出很不方便了,只能在家看些海內外寄來的謎書,其實我還是很想參與市里舉辦的燈謎活動。”許禎祥說,一有人提到燈謎活動,他就心癢癢。

“第一次主持燈謎活動大概是在1964年還是1965年,在城關吧,大多是自己制作的燈謎。”那時,許禎祥也才二十出頭,就憑著一股愛燈謎的勁兒,他主動聯系了文化部門,組織了一場小型的燈謎活動。

1979年,許禎祥參與籌建市工人文化宮燈謎組(市職工燈謎協會前身)。他記不得39年間主持過多少場燈謎活動,但場景他卻記憶猶新。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每逢節日、周末,我們協會就在市文化宮廣場那組織燈謎活動,謎面大部分都是我們協會成員制作的,我就站在一張高高的桌子上主持。”說到這,許禎祥高興地站起來。

許禎祥主持猜謎活動,很有特色,從不簡單地回答“對”或“不對”,而是有啟發、有解釋。“主持人要會察言觀色,看大家猜不出來,就要加以鼓勵和啟發,有些人猜對了謎底但是說不清楚緣由,就要加以解釋,把正確的思路和方法告訴大家。”在一次燈謎活動中,一條燈謎為:飛入菜花無處尋,猜沙縣小吃名。很快有人猜出是“蝴蝶包”。“為什么是蝴蝶包啊?”有人問。“飛入菜花就想到蝴蝶,‘包’嘛,就不知道了,蒙的。”猜者不好意思地回答。“包,是采用夾擊與會意手法,蝴蝶為什么不見了,正是因為被油菜花包裹著、屏蔽著,不就是包了嘛。”許禎祥的解釋,引來一片掌聲。

有人說燈謎是一項可有可無的文字游戲,但許禎祥偏偏就不搭這個理,他常創新策劃活動,常給謎界帶來一股新風。1983年,省第四屆職工謎會在三明舉辦,許禎祥負責謎會方案擬定。“之前常規的做法就是各市謎條互寄展猜和舉辦一個小型座談會。我想要不一樣的,更有影響力的,我就設計了燈謎理論探討、函寄謎作和自薦謎作評比、命題創作評比、電控競猜等項目。”許禎祥說,特別是將電控搶答的形式引入燈謎競猜,大獲好評。后來,各地紛紛效仿。一位謎友受到許禎祥的啟發,回惠安后,組織研制出了一種新型燈謎電控搶答器,十分受歡迎。

許禎祥說,雖然燈謎是群眾文化百花園中的一朵小花,但恰恰正因為有了這朵小花,群眾文化的百花園才能更加絢麗多彩。燈謎能拓寬知識面,對不同文化層次或不同專業的人來說,都有很好的益智作用。它通過生動具體的藝術形象去感染人、教育人,反映生活,表現社會,具有明顯的潛移默化、陶冶情操、文化娛樂的社會功能,是一項有利于提高人們知識水平的群眾性文化娛樂活動。

“我要做的就是讓更多人愛上燈謎。”許禎祥哈哈大笑。

編撰 謎刊走向全國揚名

在許禎祥的書柜里,珍藏著一本《明珠璀璨》,書已泛黃。許禎祥取出書,輕輕拍拍封面,嘴角微微上揚,思緒回到那些年。

《明珠璀璨》是許禎祥主編的一本謎刊,是一本集三明山川地名、旅游景觀、土特產品、名優工業產品、民俗、風味小吃以及三明精神文明建設等為內容的全國燈謎有獎創作賽作品專輯。除此之外,許禎祥還參與創作、主編了《三明謎花》《亞洲雄風》《明珠璀璨》《春燈話香江》等數十本謎刊,部分謎刊曾連續六年蟬聯《全國燈謎信息》十佳謎刊評選的“十佳”稱號。因編發的謎刊質量受到認可,許禎祥還曾代表三明謎協去河南參加全國謎刊研討會。“業余時間就是做這些,都是燈謎,沒別的。”許禎祥說。

“我和你們講講《春燈話香江》謎刊編撰的前前后后吧。那次活動很有影響力,我覺得是我負責的最有生機的一次活動。”許禎祥點著了一只煙。

1996年7月,香港回歸進入倒計時,許禎祥意識到這是一個再振謎壇雄風的機會。設計一個香港回歸中華燈謎創作邀請賽活動方案對于許禎祥來說不是什么難事,但一操作便犯難了。“創作要有素材,但我們對香港不了解怎么辦?我們只能趕緊派人到省圖書館、省博物館、省檔案館去查閱資料,看到和香港有關的,就都復印回來。”許禎祥說,市職工燈謎協會會員齊心協力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從一大疊的資料里整理出《香港自然和人文景觀資料匯編》一千兩百多個詞目,在1997年1月通過《中華謎報》將謎材告知全國謎人。

“一二十天就有人來稿了,后來來稿越來越多,半年之內從全國各地寄來的作品大約有四萬多則,大家都很興奮。”許禎祥說,活動受到了全國謎界內外人士的關注,時任福建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袁啟彤、時任中華全國總工會副主席楊興富、時任福建省總工會主席詹毅、時任三明市委書記黃賢模等領導同志還分別為活動題詞,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任行政長官董建華獲悉三明此項活動后,讓其私人助理譚慧云女士特地來函致謝,并祝活動成功。

“參賽作品的數量遠遠超過了我們的預期,我們開始擔心完不成審稿、評選、編刊的任務。那時候我也還沒退休,只能利用業余時間來審稿,心里著急得很。”許禎祥說,最后他決定提前半年向工作單位申請退休,全身心投入邀請賽各項工作。

“有人不理解,怎么為了一個燈謎提前退休了,太瘋狂了。但是我覺得能把這個重大的燈謎活動辦好了就是值。”許禎祥說,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終于提前完成了邀請賽的各項議程,編制出了《春燈話香江》,并在香港回歸前十天將這本謎刊寄給了全國各地的謎友。最讓他高興的是,不少地方都以此為題材,舉辦了慶祝香港回歸燈謎猜制活動。

編輯了大半輩子謎刊,在許禎祥看來,地方謎刊不僅是一個地方作者燈謎作品的匯集,而且是這個地區謎事發展的歷史與現狀的直接反映,更是研究中華謎史不可忽視的參考資料,各地燈謎社團、文化館應當把編印謎刊作為謎事活動的一項重要項目來抓。而一本高質量的謎刊不是單純燈謎作品的結集,它應當是猜、制、論、評等多方面燈謎作品和燈謎知識的綜合反映。例如,要有燈謎新作品,有燈謎理論文章,有謎壇逸事,有佳謎、病謎評析文章……

說起那些年,好像已經過去很久,又好像還在眼前,這位白發蒼蒼的老人聊起燈謎神采奕奕。人會老,但燈謎不會。2016年,晉江市文化部門為這個旅外游子出版了《許禎祥燈謎文集》,收錄了他制作的燈謎和撰寫的論文等,讓他頗為感慨:唯愿謎緣永續、謎誼長存。(記者 林芳芳 實習生 楊鑫瀅 王瑋文/圖

2019六合图库 广东快乐十分人工计划软件免费 二人斗地主吉祥棋牌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 前二组选包胆多少期一个计划合适 江苏快三助手走势图 飞艇在线计划稳 玩龙虎赢了两千 快三。双最多连多少期 重庆时时真的么 手机什么软件能玩21点吗